「快去啊!發什麼愣?傻小子!」

漢成的聲音從漢杰身後傳來,漢杰轉過頭,看見同樣穿著西裝的漢成及穿著小禮服的幼珠,漢杰很少見到幼珠打扮的那麼樣美,除了在她自己的婚禮外,今天算是最美的一次,漢成尋著漢杰的目光往自己老婆身上看時,連忙跑到幼珠面前,張開他的雙手擋住漢杰的視線,

「漢杰,快去啊!別光看我老婆,她是我的了!不准對她有任何私心,知道嗎?恩燦在那裡等你呢……你等待兩年多的恩燦啊!」

漢杰轉過頭看著恩燦,是阿……這就是讓他苦苦等了兩年多的女人,也是他這一生中唯一付出真心所愛過的女人,想著他自己都記不得的第一次見面、、第一次吻她、第一次見識到恩燦驚人的食量、第一次喝醉酒被女人扛回家、第一次見識到拚命女郎恩燦的日行程、第一次不小心愛上由女人裝扮成的男人、第一次……好多的第一次在漢杰的腦中浮現,站在漢杰的幼珠看不下去了,伸手推了漢杰一把,漢杰被幼珠推了那一把,差點跌倒,為什麼說差點呢?因為恩燦看到快跌倒的漢杰,連忙衝了過來接住了體型比她還要大的漢杰,結果漢杰沒跌倒,反而她自己跌坐在地上,漢杰張開眼睛看到恩燦跌坐在地上,連忙站起來伸手拉起恩燦,

「燦,這是怎麼回事?」

漢杰低聲的在恩燦耳邊問著,恩燦整理了一下禮服,抬頭從漢杰的領帶將漢杰拉了下來,

「我也不知道,是剛剛媽媽突然從這裡跑出去,然後硬是把我拉進來的,進來後,我就被戴上了這個頭紗、手套……還有這個……」

恩燦彎下腰將掉在地上的捧花拿了起來,漢杰將領帶整理了一下,順了順恩燦的禮服,也幫恩燦把頭莎戴好,他的目光掃到了最前面,欸?那個……好像是奶奶?

「小燦阿……妳看前面那個坐在媽媽旁邊穿著韓服的人,是不是我們家奶奶阿?」

恩燦的眼睛順著漢杰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欸?真的是奶奶耶!那他們兩個現在會在這裡是……

「我們被設計了!」

漢杰跟恩燦兩個人對看了一眼,漢杰無奈的搖搖頭,而恩燦則是勾起漢杰的手慢慢的往奶奶的方向走去,一面走一面轉頭看著大門,漢杰邪惡的給了恩燦一個微笑,表示他了解恩燦的想法,恩燦這才停止了一直回頭的動作,

「奶奶~」

「漢杰啊!奶奶這樣做,你們不會生氣吧?奶奶是為了你們好耶!」

「我知道啦!奶奶……而且我們怎麼可能生奶奶的氣?」

「那就好,快去啊~要證婚了!」

「那……三、二、一……恩燦!跑囉!」

漢杰大聲的倒數完之後,便拉著恩燦往外跑,恩燦及漢杰兩人邊跑邊歡呼,而在後方的漢成及幼珠原本應該要幫奶奶將漢杰及恩燦兩個人攔下的,但……放他們走,有何不可呢?這一對活寶,或許這樣才自由吧!

「崔漢杰!你看你女兒和你兒子啦!」

一個女人對著坐在沙發上看著小女孩和小男孩逗趣的樣子看的入神的男人大吼著,男人微笑著走向他的老婆,伸手摟著她,

「恩燦,不要這樣嘛……孩子們只是想和媽媽玩嘛……」

接著漢杰轉過頭,看著四個兒女微笑,看看他們的孩子,多麼天真可愛,偶爾的小搗蛋又算什麼呢?真搞不懂恩燦為什麼老是要生氣呢……不覺得孩子們的這些舉動,其實很可愛、很討人喜歡嗎?

「對不對呀?寶貝們?你們是想找媽媽玩對吧~」

漢杰溺愛小孩的程度,讓恩燦都快受不暸了,孩子氣的爸爸,搞的她每天都像在照顧五個小孩,小女兒知恩聽到漢杰的一番話,便快速的衝到漢杰旁邊並抱著他的大腿,

「爸~媽咪好兇喔……我們真的要去參加恩世阿姨的婚禮嗎?」

「是阿……想當年我們結婚,恩世阿姨因為在國外沒辦法回來參加呢……」

恩燦邪邪的對著漢杰笑,伸手指著正在對女兒微笑的漢杰說:「然後不知道誰說自己不能喝酒的……結果居然還敢偷喝,害我當天又得背你回家!」

漢杰用微笑反擊恩燦,嘖~說他丟臉事?沒關係,他也說她的!

「是阿……你們的媽媽,她喝好多酒呢……還是奶奶去阻止她的呢……」

好哇你!崔漢杰!我糗你就算了……你居然糗我……恩燦心想,正準備在反擊回去時,

「好了……你們夫妻倆別吵了……不要教壞我家珍雅……」

幼珠出現在樓梯口對著這對每天為兒女鬥嘴的幼稚夫妻說,真是的,他們兩怎麼老愛每天吵架啊?漢杰也真是的,溺愛小孩的情況當真跟漢成有得比,兩個傻爸爸,也難怪恩燦每天都看起來這麼累了,家裡有五個孩子嘛……還好她只生一個,家裡小孩兩個就已經夠她頭大了,

「幼珠阿……他們不吵我才覺得奇怪勒……恩燦!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嘛……你們誰又惹媽媽生氣了?」

漢成被恩燦瞪的渾身不自在,沒想到恩燦的眼神居然比他老婆還要恐怖,天啊!每天應付四個小孩的媽,果然就是不同,那要不要考慮跟幼珠再生一個?唉~先幫忙找『兇手』吧!這種白日夢,被幼珠聽到,嘖……恐怕他崔漢成的小命會不保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vil YU 的頭像
Devil YU

나만 감사하면 되는거야...Devil YU's House

Devil 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