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Joseph就將恩燦帶上樓,恩燦看到樓上的擺飾真的傻了眼,白色的沙發、白色的電視、白色的電腦、白色的牆壁、白色的茶杯還有黑色的地毯、黑色的茶壺、黑色的書架以及兩套黑色及白色的西裝,哇!家裡的顏色這麼兩極化,但感覺又很簡單、高雅,Joseph招待恩燦坐下來,他進去拿了剪刀組出來後就走進後面的小房間,恩燦的目光四處飄,這時她發現了一個跟房間顏色完全不符的小盒子,她探頭看了一下小房間,疑似Joseph沒有要出來的樣子,於是她躡手躡腳的走近小盒子旁邊想看個仔細,上面寫著『To:Joseph    漢杰』,怪了,漢杰給了Joseph什麼阿?

「找到了!這一定適合……妳……」

「我只是好奇,這盒子裝的是什麼而已……我並沒有打開喔!」

Joseph緩緩的靠近捧著小盒子的恩燦,伸手將恩燦手上的盒子拿起來,並將臉慢慢的貼到恩燦眼前,恩燦被Joseph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Joseph看恩燦緊張的樣子還真可愛,給了恩燦一個微笑後便拿著盒子坐到沙發上,伸出手來招了招,意思是要恩燦過去,恩燦緩緩的走了過去,在Joseph身旁的沙發坐下,Joseph將手中的盒子打開,盒子裡裝的是一套首飾,

「等等我幫妳戴上吧……來~我先給妳整理一下頭髮,不然等等妳家社長可要衝上來殺人了呢……」

沒過多久,恩燦的頭髮在Joseph的巧手下變的非常好看,而且跟身上的禮服正好相配,當恩燦和Joseph走下樓時,漢杰接到了母親打來的電話,

「漢杰阿!奶奶又昏倒住院了……」

「怎麼會這樣?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嗎?怎麼又突然住院了?」

「醫生說奶奶可能只剩三個月了……」

「什麼?!媽,妳先別哭,我馬上帶恩燦去醫院看奶奶……」

「可咖啡公主一號店的開幕式呢?不能這樣阿……」

「奶奶比開幕式重要多了!就這樣!我馬上帶恩燦去醫院,媽,妳等我!」

漢杰面色凝重的看著站在樓梯口的恩燦,恩燦馬上衝向漢杰,拉著漢杰的手往外跑,Joseph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暗自竊笑著,伸手將口袋裡的手機拿了起來,按了組號碼撥了出去,

「夫人,他們兩個離開我這了,接下來就得靠你們囉!對了,漢杰奶奶沒事吧?」

「我知道了,放心,奶奶身體健康的呢……先這樣了,我看他們兩個應該辦個小時內會到,我先去準備好司機,確保他們兩個可以直接送進教堂……」

沒多久,漢杰跟恩燦神色慌張的趕到了奶奶最常去檢查的那家醫院,到了櫃檯漢杰激動的問著櫃檯的護士小姐,奶奶注的病房在哪,但護士小姐查了很久,都沒有查到漢杰奶奶的名字,漢杰非常緊張深怕奶奶就這樣離他而去,還是一直強迫護士小姐幫他查,恩燦看著激動的漢杰似乎快把護士小姐的衣服給扯破了,便伸手拉住漢杰好制止他激動的行為,

「杰,我們為什麼不打電話給你媽媽呢?她一定會知道奶奶在哪……」

漢杰轉頭看著恩燦,恩燦拿出自己的手機撥了通電話給了漢杰的媽媽,

「社長媽媽,請問奶奶在哪家醫院呢?為什麼我們在奶奶常來的這家找不到她的名字?」

「恩燦嗎?太好了,我剛剛忘了跟你們說地點,但我猜到你們一定會去那裡,所以我請司機去那裡載妳們了,漢杰的車晚點再去開吧!快點,司機在醫院外面等你們很久了……車號是…」

漢杰和恩燦照著漢杰媽媽的指示到了外面找到了那輛車,司機有點眼熟……

「善奇?你怎麼會在這裡?」

漢杰驚訝的看著在駕駛座的善奇,善奇則是給了漢杰一個淡淡的微笑,便轉過頭認真的開車,但善奇的開車技術不太好,等到下車時,恩燦只知道自己的頭跟身體好像不是一起的,感覺腦袋還在轉,身體還在晃,漢杰將還在搖搖晃晃的恩燦扶好,偷偷的靠在恩燦耳邊,

「善奇開車技術就是這個樣子,我教他開車,但他總是學不會,好像在玩命……」

「是喔……先不說這個了,這裡是……」

恩燦指著面前那棟白色的建築物,漢杰這才抬起頭來看著恩燦手指的方向,白色的建築加上十字架,這不是教堂嗎?還是說現在韓國的醫院開始走主題風格,這是教堂風格的醫院嗎?

「善奇,這是……善奇?」

當漢杰轉過身要問善奇這是怎麼回事時,卻聽到汽車引擎發動的聲音,善奇搖下車窗丟了套西裝出來,

「社長,祝你好運~我回去幫夫人剪綵囉!回頭見~」

說完後就開著車揚長而去,留下滿臉疑問的漢杰和恩燦,恩燦蹲了下來將那件西裝撿了起來,前後看了一下,咦?怎麼……

「燦,妳的衣服跟這件西裝是同個款式的耶……」

「怎麼會這樣?我的禮服是奶奶給我的,她那天帶我出去逛街硬要我穿這件去剪綵,那……杰,你還是乖乖把西裝穿上吧?後面那裏有公共廁所,先進去換吧!」

當漢杰換好西裝從廁所出來時,原本應該要在外面等他的恩燦卻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漢杰緊張的看著四周,找尋恩燦的身影,但恩燦就跟蒸發似的,完全沒有留下一點訊息,人就這樣消失了,漢杰看著眼前矗立的白色教堂,心想以恩燦那個好奇寶寶的心態,應該是進去裡面參觀了,好吧!那他也進去看看,當漢杰將大門打開時,他發現外面原本是白天的,但教堂裡卻是完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漢杰將身體靠著牆,打算伸手尋找電燈的開關時,『啪』的一聲,教堂明亮了起來,而恩燦正站在教堂中央微笑的看著漢杰,而且頭上多了白紗,也畫了妝,天啊?這是怎麼回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vil YU 的頭像
Devil YU

나만 감사하면 되는거야...Devil YU's House

Devil 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